亚搏app网页版-中国有限公司

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

奶奶的豆沙包

2022-12-27 11:14    来源:炼钢厂    作者:张长录

        昨天晚上,我梦见了奶奶。

        睡梦中梦见我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奶奶做的豆沙包。早晨起床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心不在焉,怀念我的奶奶,脑海中总是浮现出这样一个画面,身材娇小的奶奶踱着小脚,手提小桶慢悠悠地走在水泉子旁边菜园的小路上。如今一晃已经几十个年头了,回想童年与奶奶相伴的岁月,不由自主地黯然神伤、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奶是个小脚女人,就是我们常说的“三寸金莲”,走起路来总是颤颤悠悠的,让人有一种提心吊胆害怕她摔倒的感觉。奶奶的一生命运坎坷,多灾多难。小时候常听奶奶讲有关她的老家,在遥远的安徽省,那个时候灾难常年蔓延,一年到头粮食颗粒无收,啃树皮挖草根,饿死的人一个又一个。温饱问题成了人们生存的头等大事,为了活命人们结伴远离故土踏上乞讨的征程。奶奶就是那个时候离开家乡的,一路风餐露宿以乞讨为生。我爷爷的爷爷曾是地主世家,四合院厅房雕龙画凤,良田数亩,吃喝不愁,算得上殷实门户。流落至此的奶奶为了那一口饭被善良的地主老爷爷收留,最后就成了最疼爱我的小脚奶奶。奶奶一生养育了大姑、二姑、父亲、叔叔四个孩子。天有不测风云,后来地主老爷爷在解放后被打倒了,家庭从此一落千丈,抚养四个孩子成长十分困难。为了生活爷爷肩挑柴火、卖木炭翻山越岭几十里,给人赶马车到千里之外一趟都要好多天,这样家庭生活的重担就落在了奶奶的肩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我的记忆里奶奶就像永不停止的钟表一样,在老槐树边的老屋里总是踱着小步忙碌着。在奶奶的辛勤劳作下,小院里里外外永远都是干净整洁的。奶奶经常坐在老院的石板上,旁边放着那已经磨损得失去漆皮的针线筐,戴着老花镜,不是在破旧的衣服上穿针引线,就是把家里秋收的粮袋缝缝补补。幼年的我总喜欢搬着小板凳坐在她旁边,耸起耳朵听奶奶讲那过去的故事。那个时候奶奶最疼爱我了,大姑、二姑来看望她拿的好东西总是舍不得吃留给我,望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,总是笑眯眯地说,“慢点吃,像个小老虎。”家里的瓶瓶罐罐里,奶奶总能掏出她藏着的鸡蛋,偷偷给我煮荷包蛋。那个时候在农村鸡蛋是很值钱的,家里的油盐调料全是靠它来换的。奶奶一生饱受人间疾苦,但总是那样朴实善良,村里左邻右舍婚丧嫁娶奶奶总是积极帮忙,手巧的奶奶做的老虎馍、寿馍等各式各样的造型,活灵活现,是全村无人能及、无人能比的。每年到冬季农闲的时候,奶奶喜欢蒸包子,奶奶种的南瓜、白菜、萝卜等都是最好的食材。我最爱吃的还是奶奶做的豆沙包,豆沙包的原料就是红豆和红苕。每年奶奶都会在我家地种上红豆,就是为了给我们蒸豆沙包准备原材料。奶奶提前把红苕蒸熟,再把红豆放进锅里煮熟空干,然后像和面一样做成包子馅。刚出笼的豆沙包甜甜的、沙沙的,是我的最爱。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想起奶奶,我都会想起她做的豆沙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时候的日子过得清贫,但和奶奶在一起的岁月让我一生铭记,使我的童年充满了快乐。就在我上高中的那一年寒冬腊月,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,慈祥的奶奶去了另一个世界,走完了她七十三年的人生路。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奶奶,是在家里上房那冰冷的棺材里,奶奶好像睡着了似的,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走了,永远地离开了我。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吃过豆沙包,奶奶的豆沙包成了我一生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怀念奶奶,怀念奶奶做的豆沙包。

上一篇: 十年
下一篇:“母亲牌”蛋糕
  • OA系统
  • 企业邮局
用户名:
密 码:
友情链接:
亚搏app网页版 | 亚搏app网页版 | 建言献策 | 企业邮局 | 联系我们
行政管理部:0913-5182286 党群工作部:0913-5182082 品牌营销部:0913-5182135
  
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©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

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